-西南疯-

【黎苏】一个片段

苏万拎着一口买空调送的锅往走在前面,黎簇默默地跟在他身后,看着他高兴的样子忍不住想笑——出来买家电也能这么高兴,走了三家商场逛了一整天还没说一句累,以前难得愿意跟他一起走路上学不到一半就累的不想动,最后得把司机叫来。
苏万走着走着忽然停了下来,偏过头看着黎簇,眯着眼睛笑,用夸张的东北话说,“鸭梨,你瞅啥?”黎簇一脸正经地回他“瞅你咋地。”然后两人一顿狂笑。
出来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苏万问黎簇想吃什么,黎簇只是神秘兮兮地笑着摇头。原本跟在苏万后面的他突然迈开步子走到前面拉着苏万从这条阴森森的胡同走向另一条阴森森的胡同。
苏万任他拉着嘴却没闲着,嘀嘀咕咕地说了几句“你是不是要拐卖我”之类的话,黎簇听得不真切却也能猜出来没什么意义,只拿手指在苏万的腕子上摩擦了几下权当安抚——或者挑逗。反正苏万在他背后悄悄地红了耳朵尖。
那口赠品锅是他和苏万一起去仓库里自己取的。
从昏暗的员工通道走下来就是商场的侧门,往前走走再拐个弯就是一片自行车阵,二人在这儿迷糊了一会儿继续往里走才看见了只挂了一个黄色小灯泡的仓库。
苏万忍不住吐槽这么大个商场怎么仓库这么破,黎簇深表赞同,拿出手机开了手电筒走了进去,在一堆箱子里翻翻找找拿出了他们的锅递给苏万,又添了一句“怪不得那个阿姨那么放心我们自己来拿”。“那得叫姐姐,而且明明是因为我长得一脸正义。”苏万伸出一根手指插在黎簇的胳肢窝,顺便扭了几下表明存在感。黎簇轻轻拍掉这只罪恶的爪子又把自己的手贴上去插进他的爪缝里,摇了摇示意他继续走。
拐了几次之后安静的巷子里突然有了人声,再往前走走光就伴着声音和香气冲破黑暗来到二人面前。
黎簇撒开了抓着苏万的手,指了指前面的小吃摊说道:“想吃什么?”
“你请客?”
“我请啊。”
苏万就愉快地走到最近的摊子开始观察,一圈吃下来撑到不想走路。黎簇贴着他用肩膀顶了顶他的后背,问他要不要坐公交回去。苏万懒洋洋地抻了个懒腰才偏过头问他车站在哪,顺着黎簇的视线往前看才发现已经到了。
公交上人不多但也没几个空座儿,黎簇“眼疾脚快”地走到最近的座位让苏万坐在这,苏万摆摆手说自己吃得太撑了想站一会儿,黎簇就欣慰地坐了下去,看着苏万挂在扶手上一副要长眠于此的样子感觉自己愉快地要冒泡。
过了好几站黎簇旁边的座位才空出来,苏万松开把手轻飘飘地落在座儿上往黎簇身上一靠。黎簇本来想调戏他几句,看他那样硬是没舍得开口,只把手伸过去握住了苏万的一根手指。司机突然一刹车,有人惊呼,苏万听见声音迷迷糊糊地抬起头愣了一会儿,又闭上眼睛一边把自己的手塞进刚刚收回去的黎簇的手里一边靠了回去。
黎簇感觉自己真的要冒泡儿了,心里酥酥麻麻的像刚开了朵花,不知怎么的就带着一脸傻逼的笑容也睡着了。
于是他俩一起睡到了终点站。

而家就在终点站。

关于坂田少爷的一次求婚

@亦珞 的联文emmm感觉她写的比较多 第一次写这么长,多亏了她_(:з」∠)_
现代背景 群里摇骰子抽到的:少爷与管家梗
以下正文

    "土方君,帮我拿一下草莓牛奶好吗?"
  "……好的少爷。"
  "土方君,我想吃草莓巴菲了。"
  "……少爷,家里没有那种东西。"
  "土方君来帮我穿衣服吧~"
  "坂田银时!"在被要求做了一堆类似穿袜子打领带之类无所谓的小事之后,土方终于忍不住开始反抗了,"你又不是不能自理!这种事情请自己做好吗!"
  "可是,土方君不是阿银的管家吗?"要求别人的家伙倒是一脸委屈,眨着眼睛看着身边西装革履的人。
  这个家伙对管家的定义是这样吗?要不是他是少爷,土方早就想飞起一脚帮他重新整理一下脑袋里的东西了。"管家是安排你的生活工作,以后这种事情叫女仆去做啊!"虽然不情愿,土方还是利落地叠好了银时换下来的衣服放了起来。
土方转身走出房间,银时正在餐厅,刚刚坐到椅子上拿起刀叉,面前的盘子里放着一块煎蛋,看到看到土方便朝他招招手,示意他过来。
土方皱了皱眉,脑海中掠过无数种银时可能做的神奇的事情,一步一步走到银时旁边。
“再近点。”
土方不情愿地走近了一步,腿可以碰到银时的椅子。
“弯腰。”
土方不情愿地弯下腰,看着银时切用叉子插住煎蛋,再用刀子切下来一块,举到他嘴边。
“张嘴啊。”
银时略带笑意的声音传来,土方下意识张开了嘴,吃下这块煎蛋。
“好吃吗?”银时放下刀叉,用手支着脸,笑着盯着僵硬的土方看。
土方回过神,快速直起身子,偏过头看向别的方向,红着脸问道:“还有什么事吗?”
银时伸手抓住土方的袖子,用力地眨巴自己并不水灵灵的死鱼眼,用腻死人的声音说:“我想吃巧克力芭菲。”
“刚刚不还是草莓芭菲吗?!”
银时觉得自己不是很懂为什么这次土方会炸毛,于是像条@被训斥的大型犬似的耷拉下了脑袋,让人有很想伸手去揉一揉他的卷毛的冲动。
  虽然土方已经默默发了很多次誓,不管这家伙再怎样撒娇怎样耍赖都不能再纵容他,但是当银时再一次露出这幅失落到快要死掉的神情的时候,土方又败给自己了。
  "啊好了好了我知道了!巧克力巴菲是吧!草莓巴菲是吧!我会去买的啊!两份都买!"土方有点手忙脚乱地安慰道,一边转身冲向了甜品店。真是的自己是他的老妈子吗?这种哄法怎样看都已经不是管家了吧。
  十分钟后土方提着手里的两份甜品气喘吁吁地跑了回来。
  仆人告诉土方,银时正在房间里接待一个客人。
  是最近那单生意的乙方公司代表吗?土方一瞬间就想了起来。糟了,光顾着哄这个无理取闹的少爷,居然忘了这么重要的事情,关于这单生意的资料还没有给银时看过,这样是会出问题的!
  来不及说什么,土方提着巴菲跑到了银时的房间门口。
  "山下先生,我们和贵公司合作也不是第一次了,想必你们也很清楚我们彼此的立场。合同该改的地方我已经标出来,请转交给贵公司负责人,斟酌之后再做定夺吧。"
  门里面传来的声音听上去和刚刚撒娇的家伙简直判若两人。土方怔怔地听着里面的谈话,直到对方代表逃也似的打开门离开了房间,连门都没关。
土方看着他快速离开的背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银时听到便出声叫土方进来。
“什么事这么好笑?”银时十指搭桥,拄着下巴,眼神在土方身上扫了一圈,最后停留在土方手里的盒子上。
“没什么,就是看到他被你这种人吓成那样,啧啧啧。”土方一边摇着头一边把盒子放到银时的办公桌上,银时移开面前的文件,拆开包装拿出两份芭菲,眼神变得亮晶晶的。
“果然还是离不开糖分大神啊,工作之后补充糖分会让人觉得幸福的。”
土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没有说话,坐到银时对面的椅子上。
“你近视吗?”
“不啊。”银时含着芭菲,口齿不清地回答,“戴眼镜是为了显得严肃一点,你不觉得我看起来很像一个成功人士吗?”说着还想土方抛了个媚眼。
土方无视银时辣眼睛的行为,心说你本来就是个成功人士,嘴上却揶揄地说道:“你看起来像个斯文败类。”说完还点了点头,表示对自己的赞同。
“斯文败类也挺好的,招女人喜欢。”银时没有抬头,而是笑眯眯地看着芭菲,好像把芭菲当做了女人。
“对了,你刚刚说‘你这种人’,你觉得我是什么人?”银时解决完草莓芭菲,在把毒手伸向巧克力芭菲前,用难得的认真语调问道。
土方没回答,而是面无表情地说“刚刚我忘记了给你看这单生意的资料,虽然看起来没造成什么麻烦,但还是我的失职,对不起。”
银时愣了一下,有点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最后挖了一大勺芭菲塞到嘴里,摇了摇勺子,继续口齿不清地说:“这件事一会儿再说,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你真的要听吗?"土方眯起眼睛露出危险的表情,仿佛下一秒就会拿出一把刀刺过去。
  发现情况不妙的银时放下了勺子,把嘴里的巴菲整口吞了下去之后,还是小心地冲土方点了点头。
  "你这种人,就是指你这种又懒又馋不喜欢工作自以为是还很自私的家伙……"土方一口气说完,张了张嘴还想补充些什么,却发现自己此刻眼前浮现的居然完全不是他不好的地方。温柔地笑着的,可爱地眨着眼睛让他无可奈何的,看到巴菲开心得像个孩子的,工作时候专注的,全部全部都是自己印象里他的样子。
  该死,这个家伙怎么可能是这样的……即使再怎么反对自己,土方知道,记忆没有对自己说谎。
  "接着说吧,"银时笑着舔了一下唇边的奶油,似乎对土方的话并不感到意外,"我也很想知道,在和我朝夕相处的管家土方君眼里,坂田银时是个怎样的人。"
  "刚刚都说过了啊!自以为是什么的……"土方咳嗽了两声化解了一下自己的紧张,"但是……有时候也会很温柔……工作起来很靠谱之类的……"土方的声音越来越小,到后面已经完全没法听清了。
  可是银时还是很自豪似的笑了起来,"这样啊,原来我在土方君眼里是个很好的男人啊~我非常开心哦。"
  "喂别给我自动忽略前面那些贬义词啊!重点是前面!前面!"
  "啊啊,不是那个样子的吗?优点会像太阳一样一出来就把缺点盖掉了吗?"银时晃着勺子说道,又开始低头沉醉在巴菲里面。
  土方的嘴角抽搐了一下。巴掌大的太阳怎么盖的住海洋似的污点啊!
两人都沉默了一会儿,土方突然问道:“你差不多该去公司了吧?”
“啊?好。”银时好像刚刚才想起来,有点尴尬和慌乱的回答道。
土方无语地叹了口气,换了个话题。“一大早就吃这么多甜食,你会得糖尿病的。”然后不等银时反驳就起身走出房间。
如果他这时回头,就可以看到银时低着头对着可怜的巧克力芭菲露出一个危险的笑容。
确定土方走远之后,银时拿起快速吃完没剩多少的芭菲,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神乐,我要给你和新八一个伟大而光荣的任务,办的好的话我就让你每天都能吃到醋昆布。”
“笨蛋银酱,你以为我是小孩子吗,想用醋昆布忽悠我是不可能的阿鲁。是什么任务你可以说来听听,女王大人我心情好的话说不定还能帮帮你阿鲁。”
……
安排好一切之后银时挂断电话,忍不住猥琐地笑了。
土方在外面用力地拉开门,就看到银时对着手机一脸淫荡,甚至还在轻微摆动,一股怒气冲上心头。
“司机在楼下等着你,你这混蛋在这淫笑什么呢?!”土方喊完就皱着眉毛瞪着银时,却发现他露出了更加淫荡的表情,并用手指指着自己的嘴角。
“你这里……粘上了蛋黄酱。”
土方愣了一下,抬起胳膊用手背抹了一下嘴角,然后冲到门口摔门而去,独留银时一人在房间里笑成傻逼。
  哪有什么蛋黄酱啊,天然卷开这种玩笑真的是太无聊了!土方从洗手间走出来,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对,这个家伙讨厌的地方还有恶趣味!
  刚想骂他几句,却发现银时已经不在房间里了。
  跑得倒是够快啊。土方想。
  公司里的任务还是和从前一样,不多不少。大概是随了新上任的少总裁的性格,几乎没有任何人被要求留下来加班,连扫地阿姨也不例外。
  "我说坂田少爷,你这种工作态度怎么行啊。"土方从后视镜里瞟着后排座位上哈欠连篇的银时,不禁皱着眉责问道。
  "土方君,现在是下班时间哦,就不要提工作上的事了嘛。"
  "真是的……等等,司机先生,这好像不是回家的路吧?"车子忽然向另一个方向一转,土方才发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
  司机没有回答,而是用一个眼神示意给土方,问你家少爷去。才不想去理解他的脑回路啊。土方翻了个白眼,懒得过问什么。
  车子最后在江户最大的酒店门口停了下来。
  "今天有应酬吗?"土方回头问银时,一边努力回想着银时的行程安排。这么重要的事情自己再忘了,可就真的是个失职的管家了。
  银时摇头,笑得让人琢磨不透,"没有哦,只是吃个饭而已。"
  "欢迎光临!"土方回头,看到酒店门口的两个门童,居然是熟悉的面孔。
“卧槽天然卷你不会把他俩卖了吧?!”
“怎么可能啊混蛋,阿银在你眼里居然是那种人吗?”银时气愤地反驳。
“下车,少爷我带你吃顿好的。”银时说完就自己拉开门下了车,发现土方还在原地一动不动,不禁有点郁闷:英明神武腰缠万贯风流倜傥的我为啥要喜欢这么呆的十四傻子啊?边想边走到车的另一边,拉开车门,把十四傻子从车里拖出来。
土方用力甩开他的手,自己站好,咬牙切齿地说道:“亲爱的少爷,请问您脑子又抽什么风非要出来吃?是不喜欢家里厨师了还是约了哪个美女啊?”
银时刚要反驳却发现大批被神乐和新八顾来的助攻们正明目张胆地向他们的方向走来。
天呐他们都没有看过剧本吗为什么这么早就出现了啊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快速在脑子里跑了一列火车之后,银时抬起手在土方反抗前按住他的后脑勺,走近一步用自己的额头抵着他,用与生意伙伴谈判时的强势语气说道:“我今天只约了你一个人,有什么事进去再说。”说完手便向下移,压在土方的后颈上,推着他往前走。感觉到手掌下的温度快速升高,忍不住微微地笑了。
走到门口银时向神乐门童使了个眼色,得到了少女一个元气满满地加油。
……
坐到椅子上,土方发现整个酒店好像只有他们两个客人,难道混蛋天然卷包了场?
“说吧,你到底想干嘛?”土方面无表情地问道,俨然一朵高岭之花。当然这是银时自己脑补出来的。
“先吃饭,吃完我就告诉你。”银时笑眯眯地说。
土方深吸一口气,看到服务员拿过来的大瓶蛋黄酱,决定暂时不跟他计较,然后打开蛋黄酱并不均匀地挤在牛排上。对面的银时抽了抽嘴角,把狗粮两个字憋到肚子里。
没过多久二人便吃完了主食,土方挑了挑眉,看着刚刚还是门童的新八穿着服务生的制服端上两份芭菲。他越来越好奇混蛋天然卷到底想干嘛?
银时此刻紧张到爆,十分担心自己开口忘词。
银时看着土方面前本来是草莓芭菲的蛋黄酱芭菲慢慢变少,感觉自己第一次跟人谈判都没这么紧张。
土方舀出一勺芭菲放到嘴里,突然感觉芭菲中有什么坚硬的环形物体,连忙吐到桌子上,皱着眉盯了一会儿,抬头看着银时说道:“这家酒店可以倒闭了,连个甜品里都会出现莫名其妙的垃圾。”
银时无语得想以头撞桌,慌慌张张地喊到:“天呐土方君你先仔细看看那是什么东西好不好?那明显是个戒指好不好?明明是阿银我特意为你订制的求婚戒指好不好?”
土方被这巨大的信息量冲得有些不知所措,僵硬地感受着自己脸上上升的热度。
银时叹了口气,站起身看着土方的眼睛,刚刚隐藏在角落里的乐师一起走出来,奏起美妙的乐章。
“土方十四郎啊,阿银我真是败给你了……那么,现在听我说。可能遇见你,对我来说是最大的幸福。有了你,我的人生变的无穷广阔,有了你,世界变得美丽迷人。你是世界,世界是你。我愿意用我的心,陪着你,爱着你。陪着你走完我们人生的余下的旅程。在将来的日子里,兴许什么都无法断定,但唯一能够肯定的是,我爱的人是你,无论当初仍是未来,我想我这里都会是你最暖和的港湾,都是为你遮风避雨的城墙。你愿意嫁给我吗,土方十四郎?”
土方瞪大了眼睛,张了张嘴却没有发出声音。
这时刚刚提前出场的助攻们终于搞明白了他们的任务,一起从各个角落冲出来,以银时和土方为圆心围成了一个巨大的圆,然后开始大喊:“答应他!答应他!”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答应了。”银时笑了笑,拿起桌子上的戒指,用一边的餐巾擦干净,然后走到土方身边,单膝跪地抓住土方的手,把戒指套在那修长的手指上,然后轻轻吻了一下。
土方别扭的转过头,红着脸喊到:“所以为什么是我嫁给你啊混蛋?”
然后便被银时的舌头堵住了嘴。
窗外一朵朵烟花炸开,映在二人脸上。
一吻终了,银时把土方用力锁在怀里。慢慢地说:“阿银我啊,现在开心得像朵烟花一样……”怀里的土方猛地一用力,挣开银时,面无表情……或许还带着点傲娇地说:“那你现在就可以上天了。”说完起身向外走,留给银时一个高傲的背影。
Fin.
啊差点忘了还要宣个群
银土同好群,欢迎加入银土大法好,群号码:628035082 大家一起来玩啊(。・ω・。)ノ♡